网站首页 >> 地方学校招生 >>地方学校 >>学校新闻 >> 鼓励孩子独立的教育方式很实用_职校招生网
详细内容

鼓励孩子独立的教育方式很实用_职校招生网

时间:2018-10-13     作者:职校招生网【原创】   阅读

    四年前,曾波是背着画板,揣着"借条"来重庆读书的。离开南川老家前的那个晚上,他郑重地给父亲打了张4000元的借条,到重庆复读参加高考。儿子读书还得向父亲借钱,当父亲的是怎么想的? 原来曾波从小就和父亲有个约定,18岁后便不再向家里要一分钱了,如果是读书,可以"打借条"。 


    昨天清晨,九龙坡区黄桷坪,教室里的曾波熟练地教授着油画。他是重庆邮电大学四年级的学生,此时,班上的同学们大多正忙着求职,他却早在大三时,就有了稳定的工作---美术老师。 父子约定 过18岁就不再养你了 曾波今年24岁,是重庆邮电大学传媒学院动画专业大四学生。父亲曾祥伦是南川公路局一名养护工人,母亲是普通的农村妇女。 自打记事起,曾波的脑子里就烙下了记忆,父亲常常在他耳边叮嘱:"你是男娃儿,要独立,过了18岁我就不再养你了!"小小年纪的曾波却总是不以为然:"等自己长到18岁时已经是大人了,要养活自己有什么困难的?"从小就爱画画的曾波总是在想,长大了,我要当画家! 初一那年暑假,13岁的曾波又迷上了自行车,商店里有一辆220元的自行车是他最想要的那种。而那个时候,他住校一周的生活费才30元。 曾波小心翼翼地向父亲提出了要求,没想到父亲竟一口答应了,但有个附加条件---扫公路,只要坚持一个暑假的义务劳动,自行车将作为奖励。不过,父亲也提醒说,扫公路很辛苦,如果觉得累可以放弃。 "大人越是让我放弃,我就越不服气。"小曾波一咬牙,坚持了一个暑假,父亲也如约买来自行车。"当时心里好满足啊!"那感觉,曾波至今难忘。 教他独立 每个暑假做一份工作 初二那年的暑假,父亲第一次给曾波找了份工作:到公路上铺路基,从早上8点到中午12点,一天25元。 "我没工作经验,只能在工地上搬石头,每天都要磨坏一双帆布手套。"曾波记得,那年夏天很热,每天中午搬完石头回家总是又累又饿,手套也磨坏了,妈妈看着他很心痛,他也总盼着妈妈能给父亲说说情,别让他搬石头了。可妈妈只是每天早上出门时,给儿子准备好一双新的手套。就这样,两周时间他赚了近400元。 到第三年暑假时,父亲又给曾波推荐了一个养殖场的工作,种香菇。曾波做杂工,担菌孢、摘香菇,从早上忙到天黑,17元一天。香菇大棚只有半人高,在里面做事情只能弯着腰。一周后,曾波的肩膀磨破了皮,累得直不起腰,他第一次向父亲提出申请,放弃了这份工作。 "以前总觉得养活自己很容易,打工之后才发现,养活自己不容易了。"那之后,曾波和父亲谈论了很多,曾祥伦看着儿子,觉得他渐渐长大了。 


    打工归来,借高考复读费 第一张借条 时间:2007年 金额:4000元 事由:上高中的曾波发生了很大的变化。 "那个时候,我不想读书,只想画画,但是又不知道画画有什么出路。"因为没考上高中,曾波被父亲缴高价安排到武隆读书,心里一直很沮丧,学习成绩也越来越糟。 刚念完高一,曾波决定辍学了,找了份交通协勤的工作,每月有750元的收入。曾波想,他不打算再读书了,画画的爱好也从此放弃了,可每次看到远处的风景,他又禁不住想,外面的世界一定很精彩。 2005年,曾波18岁,按照和父亲的约定,以后不管做什么,都应该自己来承担了。而这一年,曾波和父亲商量后,重新选择了读书,他听说学画画可以考美术学院,心里一下子有了动力。 而挫折接踵而来,2007年,曾波的第一次高考与四川美术学院失之交臂,原因是文化课成绩太差。"我决定复读一年,到重庆边打工,边参加艺考培训。"出发前的那天晚上,曾波向父亲打了第一张借条:"借复读费4000元整"。 考上大学,借大学学费 第二张借条 时间:2008年 金额:12000元事由:揣着向父亲借来的4000元复读费,曾波一个人来到了黄桷坪。可他却并没有拿钱交学费,呆了几天后,他发现来黄桷坪学画画的学生很多,于是用这4000元租了一套住房,租期半年,准备转租给学生们,赚点生活费。但曾波很快发现,第一次做生意就亏本了,因为租金太高,地段又不好,曾波租来的房子没人转租,4000元学费几乎血本无归。但学不能不上!曾波只好厚着脸皮找到了黄桷坪一家名叫鲁轩的培训中心,打算先不交学费,然后在培训中心边打工,边学画。幸运的是,培训中心的老板郑先生答应了曾波的提议,曾波画画不错,老板同意留下他做杂工,还免了曾波的学费。


    2008年,复读一年后的曾波考上了重庆邮电大学传媒学院动画专业。这个专业的学费一年11200元,靠打零工赚不了这么多钱。曾波于是又想到了打借条,这一次他向父亲借了12000元,但每个双休日,曾波仍会到培训中心做兼职、教学生画画赚生活费,工作一天能赚80元钱。第三张借条 最后一次借学费时间:2008年金额:12000元事由:大一的这一年,除了学费,生活费都是自己打工赚的,曾波觉得很有满足感,生活基本不愁了。但大二开学,他不得不又向父亲打了张借条,还是借大学的学费,12000元。"当时我就在想,读大三时,我就不再向家里借钱了!"有了一年的工作经验后,曾波在鲁轩培训中心当起了临时老师,当老师收入更高了,而且,他学动画设计专业还可以接到一些平面设计的工作,也能贴补生活费。 打借条其实是希望他独立 父亲的初衷 昨天下午,记者联系上了曾波的父亲曾祥伦,说起打借条,曾爸爸表示确有其事,可打借条不是真想他还钱,而是希望他独立。 记者:18岁就不能再向家里要钱? 曾祥伦:从法律上讲,18岁就是成人了,要懂事了,也应该对自己负责了。我们在孩子很小的时候,就给他灌输这样的思想,家人、朋友知道了这事都很支持,让他有这个意识,主要是为了让孩子独立。 记者:要孩子"打借条",出发点是什么? 曾祥伦:我们家条件不算好,我是一名普通的工人,他妈妈待业在家,家里还有一个残疾的伯父,曾波也是独生子女。我们文化不高,只能打工,所以希望孩子能多读书。"打借条"不是真想他还钱,而是希望督促孩子多读书。 记者:通过这样的做法,你们感觉孩子收获了什么? 曾祥伦:第一次打借条,他连格式都写不来,明明是他借钱,却反而写成了我向他借钱了。现在,儿子也的确通过自己的努力养活了自己,更重要的是,工作的经历让他成长了,懂事了、更有孝心了。 刚上大三,他就开始"还债" 儿子的回报 去年,曾波上大三了,还没想着找工作,鲁轩培训的老板陈腾龙却找到了他,他觉得曾波画得很好,希望他加入鲁轩。而曾波也成了一名全职美术老师。 "去年10月,我回南川老家过国庆节,还了父亲第一笔债",8000元。"曾波说,现在,他当老师有了固定的收入,因为还在上学,只要留够了生活费,其他的都会存起来还给父亲。 去年11月,曾波给家里寄了5000元,今年初回家,又"还"给了父亲4000元。"现在,我几乎每个月都给家里寄一些钱,不是为还债,而是因为自己是家里的一分子。"曾波说。如果你还想了解更多信息,请继续关注职校招生网小编会一直为你解答。


在线客服
- 18981743263
  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- 18782417346
  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- 18382171257
  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- 18349310797
  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- 18080949232
  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